瘟疫是運動博弈的機會或命運?從英國賽馬到全球賭盤的下注金流

英國賽馬。經典的英國國家賽馬大賽(Grand National),因為防疫考量在...
英國賽馬。經典的英國國家賽馬大賽(Grand National),因為防疫考量在戰後首次停辦,改以數據模擬的「虛擬賽馬」來彌補無法現場下注賭馬的遺憾。 圖/路透社
 

 

主持人/編輯鎮宏、七號

 

「儘管疫情肆虐,但賭性依舊堅強!」受到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,許多重要國際運動賽事——美國NBA、MLB以及歐洲足球甲級聯賽等——都被迫停賽中斷,也同時重挫了運動博弈產業的賭盤金流。之中經典的英國國家賽馬大賽(Grand National),也因為防疫考量而在戰後首次停辦,改以數據模擬的「虛擬賽馬」來彌補無法現場下注賭馬的遺憾;效果雖然未必如預期,但也反映出了防疫生活的停擺期間,體育博弈仍需要資金和娛樂的出口,連帶牽動了博弈產業的命運起伏。

 

而同樣是「賭馬大國」的日本,3月底高松宮紀念賽則是舉辦了史無前例的無觀眾比賽,不過早已經導入網路和電話下注的日本賽馬,對於投注資金的進出似乎較有餘裕,中央競馬的騎師俱樂部也宣告,每次比賽都會捐助一定比例金額作為防疫用途。

 

同時,許多投注賭盤的目光,也移轉到了國際上現今仍在進行的體育賽事,包括業餘的足球、區域性賽事、格鬥競技或電競;線上賭場的博弈遊戲玩家人數,以及投入的消費也與日俱增——在疫情底下,到底會是博弈業的機會還是命運?衍生的產業和社會問題,也正在蔓延...

 

 

3月尚未封城前,觀看賽馬的英國民眾。 圖/法新社
3月尚未封城前,觀看賽馬的英國民眾。 圖/法新社
 

 

 

 

▌不能比賽?英國改辦「虛擬賽馬」

 

 

賽馬是英國流傳數百年的傳統賽事,女王伊莉莎白二世(Queen Elizabeth II)是其知名的粉絲之一。不僅女王熱衷其中,在賽馬場合也時常可以看到上流社會人士出席現場,藉此社交互動外,也會參與一項重要的「文化活動」——賭馬。但隨著英國3月疫情加劇、進入封鎖狀態,原先會在每年4月舉辦的「皇家賽馬季」,主辦單位也因而宣布取消,因而斬斷了賽馬以及其周邊產業的重要資金來源。

 

英國的運動彩券早已行之有年,也是許多觀眾小賭怡情的娛樂方式。但因為英國對於賭博具有嚴格限制,必須到投注站購買彩券,因此隨著英國封城、關閉娛樂場所後,投注站關閉之下,博弈運彩業者紛紛陷入經營危機。

 

像是英國著名的線上體育投注網站威廉希爾(William Hill),因為近年試圖轉型,不只是線上賭場與博奕遊戲,也開始投資實體賭場、運動彩券等,但疫情時期各方投資收入削弱,便出現現金流周轉不靈、博弈獎金減少的情況;到了4月中旬,英國有98%以上的博弈業幾乎瀕臨崩潰,於是原先擁有轉播權的英國獨立電視台(ITV)決定改播出「虛擬賽馬」。

 

近年運動科技發展快速,不只用來處理爭議判決,也有藉由3D技術與數據結合,模擬出精細擬真的運動賽事。而「虛擬賽馬」即是運用這樣的技術,將實際騎師的戰況,以及各參賽馬匹的種類、身體狀況等比賽數據,以3D模型呈現,藉由高解析度播出,試圖讓國家賽馬比賽(Grand National)仍能「照常舉辦」。

 

並且在虛擬賽馬中,不會只讓模擬器忠實地呈現賽馬的戰績數據,藉由技術調整、放入亂數後,讓賽事如同真實情況一般充滿變數,因而增添比賽的刺激程度。這樣的不確定性,也給了博弈產業在疫情影響下,有了另一種發展可能。

 

 

專心觀看賽馬的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。賽馬是英國流傳數百年的傳統賽事,女王伊麗莎白...
專心觀看賽馬的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。賽馬是英國流傳數百年的傳統賽事,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是其知名的粉絲之一。 圖/路透社
 

 

 

圖為英國Grand Nation的虛擬賽馬。 圖/法新社
圖為英國Grand Nation的虛擬賽馬。 圖/法新社
 

 

 

 

▌日本堅持舉辦的「中央競馬」

 

 

3月底,日本「中央競馬」的高松宮紀念賽仍照常舉辦,不過是一場「無觀眾比賽」,且入場的騎師與工作人員需要量測體溫、消毒,降低交互感染機會。在續辦之後,不只線上投注熱絡,也有人前往現場購買馬券,甚至吸引原先也風行賽馬、因疫情無法舉辦的香港,改投入到日本的賽事博弈中。

 

但是,為何日本在疫情尚未平息下,仍堅持要舉辦賽馬?「中央競馬會」是經由日本政府特許的組織,每年會繳交部分比賽收入到國庫之中,像是2019年繳交回國庫的金額,就超過了3,100億日圓,對國家財政來說是十分可觀的一筆收入。

 

不過,即便比賽續辦,日本的賽馬圈討論,「無觀眾比賽」使得體育記者難以到現場報導賽況、減少出勤並撰寫相關新聞的次數,讓原先合作提供現場「馬訊」的報業與紙業可能停止生產。不過雖然無法取得現場馬訊,觀眾的觀看模式也隨之轉型,改到線上觀看、投注,並維持了至少6成的賭客。

 

 

3月日本賽馬投注站的民眾。 圖/路透社
3月日本賽馬投注站的民眾。 圖/路透社
 

 

 

 

▌賽事照辦的危機

 

 

瑞典雖然在大流行期間,並沒採取封城,也沒有嚴格的社交距離準則,但仍禁止了大規模的體育賽事,像是足球職業聯賽即在限制名單當中。但是業餘聯賽因為參與人數少,因此可以繼續舉辦,在開幕之後也引發了國際的關注。但受到前所未有關注的同時,也吸引國際賭盤的賭客跨國簽賭,在賭盤壓力下,許多賭客在球隊比賽表現不如預期之後,除了在網路上霸凌球員與教練以外,甚至有教練收到了死亡威脅,讓許多球隊放棄參賽或要求比賽暫停。

 

尼加拉瓜則是在總統命令下,為了展現出經濟正常運作,因此國內的甲級足球聯賽必須照常舉辦。在歐洲足球甲級聯賽都停辦的狀態下,尼加拉瓜的賽事也成為足球界的焦點,但同樣也隨之出現國際賭客,試圖影響賽事等問題出現;並且許多球員擔心,在疫情期間若是持續參與比賽,有許多健康與安全的不確定性,若是遭到感染,可能會影響到其運動職涯發展。

 

 

4月尼加拉瓜足球聯賽的各隊伍仍持續練習、舉辦比賽。 圖/路透社
4月尼加拉瓜足球聯賽的各隊伍仍持續練習、舉辦比賽。 圖/路透社
 

 

 

 

▌疫情下的博弈問題

 

 

隨著賽事轉型、照常舉辦,在疫情期間,英國跟日本的線上博弈消費都有出現明顯成長,逐漸取代了實體投注站的資金來源,但也延伸出許多成癮問題。

 

像是自封城以來,英國的賭癮勒戒機構便接到許多通報電話,有數名議員甚至提出建議,認為政府應在疫情期間,利用緊急命令立法規定線上博弈需要藉由設置投注門檻、不能利用廣告鼓勵博弈行為等方式,減少線上博弈延伸出的成癮與財務問題。

 

不只是英國,在日本也有出現「賭博依存症」。像是原先因為某些條件被限制進入馬場下注的人,也隨著線上投注模式盛行,再度出現成癮危機,又或是日本盛行的賭博遊戲——小鋼珠,許多人仍在疫情期間前往店家聚集、重複接觸遊戲機台,也令政府擔心其成為防疫破口,在宣布緊急事態時,特別點名小鋼珠玩家減少博弈行為。

 

在疫情蔓延之下,運動博弈產業在許多賽事停辦後,確實出現了經營危機;但另一方面,博弈透過部分續辦的比賽以及轉型線上,試圖找尋生存之路,不過也因此出現種種問題。要如何挺過眼前的難關?地下賭博以及上癮問題要如何解決?運動博弈產業在瘟疫期間,也為國際帶來另一道新的難題。

 

 

參與英國賽馬博弈的觀眾。 圖/路透社

參與英國賽馬博弈的觀眾。 圖/路透社